当前位置:搜罗 > 野史趣闻 > 正文

陆游最爱的是唐琬?杨氏说,别逗了

时间:2016-11-11 10:21 | 未知
字体大小:

  任何一份真挚的感情都应该被尊重,可能他们的存在,他们的关系并不被世俗,现实所接受。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他们应该被尊重,或许有的时候仅此而已就够了。

  一剑一琴,陆游冒着细雨骑驴入剑门,一蹄踏入“锦城一觉繁华梦”。

  “宝钗艳舞光照席”,他俨然是酒肆歌楼一常客,将剑胆琴心尽付与浅斟低唱、轻歌曼舞,孰料,“诗未落纸先传唱”,那些浸着酒香与脂粉气的诗行却打动了锦官城的歌女。

  四川安抚制置使范成大的宴席摆在芳华楼新亭海棠树下,他手拈白胡须卖关子:“座中将有一位神秘客人。”歌伎们欢呼雀跃——未见其人,先唱其作,一个铁骨铮铮的名字,一份女儿家的小心思,如庭前海棠,含苞待放。姐妹们翘首以待:按例,官吏集会,官伎要奏乐清唱。
陆游最爱的是唐琬?杨氏说,别逗了

  杨氏定有一份蔡卓妍的性灵

  一曲歌罢,蓦然回首,她见到一道负手临轩的峻拔身姿。

  “你太孤独,连投在闲窗的影子似乎都苍苔丛生。”她的红酥手上擎着黄縢酒。

  “你却清新得像杨柳新发。”他将酒一饮而尽。

  “我本来便姓杨嘛。”她轻吐舌头。

  他笑,眼尾纹细细舒展,恰似她的心湖泛起层层柔软的金色涟漪。锦瑟年华,心动恰似薄荷沁凉入脾;又似亲手织就的鸳鸯锦,丝丝缕缕密密匝匝,将心萦系。

标签:陆游最爱(1)陆游的爱人(1)陆游的情人(1)